Thursday, July 31, 2008

Isshin-Ya part01








Wednesday, July 30, 2008

when we were young

*
当我们还是青涩时,
有谁不曾为梦想卸下现实而展翅高飞,
但又有谁能幸免有天无能力再飞翔而坠落;
*
当我们不再青涩时,
谁都明白为堕落而灿烂等于飞蛾扑火,
但又有谁能清楚明白浴火重生如风凰于飞.
*

欧诺拉的脚步

春光无论再如何明媚撩人,在这个没有你的早晨里再也不感触了,也许已明白了留恋与迷恋的分别.明白了,爱人已离开,也许在日出前就走了,我想应该是乘船出走的.从这里到海边要用上多久的时间呢?可能她正在码头等着我的挽留吧...那好吧,我就到码头走一趟.

也许是我厌倦了走直线,我在这条不多转弯的街头上一直尝试转多几个街口,在街头巷尾穿梭舞动起来,想起了她说过的话,也许我们都是神的孩子们,总爱在人生中的选择里舞动摇摆.听说当着空荡荡的肚子做运动,很容易招惹那些爱挖苦人类肠胃的魔鬼....瞎说!还是找间店铺来个早餐吧.

在这春色阳光溺爱的街道旁一家小咖啡店里,我努力地搜索眼角外的一切,因为我知道阳光将会轰轰烈烈地煽惑它的热情来摧毁这一切的没好,所以我就是要好好享受这没有了你的早晨,一个没有你的春天.

但在我的眼角内却有个小女孩对着我微薄地啮笑,她向我讨了颗巧克立糖,我对这突来的要求有点不知所措地递上颗巧克立糖给她,这小女孩低头看一看手中那颗巧克立糖,接着她抬头对我邪邪地微笑后转身就跑了,我在这搞不清的情况下就追着跑.

从大街道上那带着艺术美感但别人却认为叛逆的涂鸦墙壁,追着小女孩穿过那充满瘴气丑陋的八十年代风情小巷,到这树林到处聳立却空荡荡地如空无一物,小女孩在一棵大树下回过身面对面的对着我,她带着和之前的邪笑与黑暗融为一体,而那黑暗慢慢地扩张.我看见黑暗开始蚕食我眼前的一切,我看不见前面的路,也看不见小女孩了,那黑暗笼盖了整个身体,也让我体内空无一物,了无牵挂,也许这次我可以得到些平静.

而回忆自我地从血管里渗出,那些甜蜜的疯狂与光荣的忧伤曾使我颔首屈膝在你的怀里,害怕失去你的恐惧感也由此而来.

也许我们用尽一生的时间在等待第二次机会,
因为逃避可能会使一切更好,
但是总有理由说感觉不够好,
在一日将尽之时就觉得难过,
所以我们彼此都需要散散心,
或者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解脱.

一只手在这无声的幻梦残骸中把我拉起抽离,那无穷无尽的惧怕与黑暗也就在这一瞬息间消失无终.地点回到了那小咖啡店里,阳光依然春色明媚,刚刚的事就像一切从未发生过,但我却彻底地感觉我是身在其中,也许吧.一双温暖的斑斓老手在镇定我那还在为恐惧而发涟漪的心,老太太带着春天融雪的微笑还了颗巧克立糖后,就娓娓地离去.我呆看着手中的糖,因为那是我刚给那小女孩的一颗;当我回过神后,老太太已消失了.

也许我们对将要失去的东西才会懂得珍惜.

快要中午了,终于到了码头,但爱已经不在了.海水带风吹得特别冷,沙滩的沙粒今天也特别讽利,俩者一刃接着一刃地往我身上割,直到我的心房在淌血,但我的血又能染红谁衣袖.我不知道要等多久,那风才肯吹干我流的泪.

你突然出现在我身边,还用你那惯例的肩膀轻撞了我的肩膀以打交道.你边咬着冰条边傻眼地望向我,然后带笑的告诉我错过了今年春季里最后的一个日出了.而我也决定以后要被你看尽每一个季节里的最后的一个日出,因为我爱你.

当一个人活在黑暗里有一段时间了,
我慢慢地会忘记阳光的明媚,
我的眼一直被我的泪沿盖了,
看见的是一切我记住的,
而记住的却不是现在的,
我好摸糊...

来到了世界的开端,
从遥远的东方射出了一道光,
只有感觉可以看见你的脚步,
从第一道爬衍到另一道,
欧诺拉.....欧诺拉.....曙光女神.....
从你的暖和发射出那一点光芒,
足以烧灼掉我永恒的伤疤,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
看见你的脸对着我微笑,
欧诺拉.....欧诺拉.....曙光女神.....
请你的光把我的黑暗全部带走
.....全部带走.....

我憨憨地站着沙滩上,
任由海水从我的脚下慢慢地褪下,
你来到我的身旁,
用你的肩膀轻撞我的肩膀,
我望向你时,
你的笑是那种带有雪的感觉,
滋润了我的灵魂.

Saturday, July 26, 2008

飞机稿

几个月前,因为价格还没谈好就开设设计,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就成了飞机稿.

但没想到的是,几天前又重接这个顾客,看来这次我非要大砍他一颈血不可.

Thursday, July 24, 2008

今天的我,给明天自由,留昨天的回忆.

我一个人不停地追,
想把昨天的美好风景给追回,
平凡的世界还没看过末日的壮丽.

我再拼命地往前追,
想要牵动那彼此熟悉的拥抱,
当四季不再交替时我还记得温暖.

我只能继续一直追,
想在生命的路上放纵地前进,
终点没了但生命有我跑过的精彩.

给自已一个自由,
留住了的回亿.

Friday, July 18, 2008

Angkor Wat



客人来

不是懒惰写,也不是没灵感,
只是发觉了我家门口没几个人儿来问津,
所以啊~~~
就没了心境再继续咯.

有天我正在整理包包准备到火星散散心时,
竟遇上那条落单的面条坐着一个碗在空中摆摆荡荡的晃向我,
他可是博客红不让呢!
就上前拦住摆荡的碗.

"面条先生,这么赶吖,上哪儿去啊?"
"这要你管得着吗?"
"可是我说啊,这里可是我家园子呢,再没礼我就放飞鸥把你戆下!"
"哈~~没啦!来看看你家咯!"
"有么好看的?"
"我听说啊.你家就是没人来,满满的蜘蛛在起家,就看是与否吗!"
"去你的,老子家养活蜘蛛关你个屁事!"
"哈~~果然是蜘蛛兵工厂哦!"
"小子你可以闭上个烂嘴吗?"
"要嘛我来教你如何拉客?"
"你肯教我哦?那就先谢啦!"
"非常容易的!就是到别人家去留下一坨粪就行啦!等到主子回家后,就会找上那坨粪的臭婊子啦!"
(汗.........)
"那你待会记得把你那坨粪也一起拿走咯!"
"哈!!"

那摆荡不定的碗慢慢地飞离我视野之内,
嘿~~别人啊好心来我家下个粪,我当然就回个礼咯,那坨粪还得比他留的来大.这才够诚意.
当然为了来客量的问题,我也到几家门前留下飞鸥粪咯.

三天后,果然来了个大红客,啊水源.
我一直假装家没人,可我就一直在偷瞄着...也偷偷数据着.
没多时,啊水源拉一拉裤子,再来打个冷震,拍拍屁股就走了.
他可永远不知道我在看着他拉粪....
OS:当然这文章出门后,他就会知道咯.
我马上跑前去摸索他刚留下的粪,
可能他肠胃不好,拉得还蛮多的,一条条的连成一句话.
我的妈....原来他只是怕我到处说他是"阳痿".
总比没客来得好!
可能那条面的话可行的通,我也该多到别家洒粪咯,嘿!

今天一口气去了好多家,也把屁股给拉得抽痉崩溃.
来到今天目标的最后一家,粪也没剩多少了,想随便的拉了就跑,可没想到他家主子在坐家.
在园子里,把起根烟,放空的嘴唇...
这....也太性感了.
但就是看不到他的脸,只是一张放空的嘴唇叼着根烟.
没想到我竟起了性幻想,脸红心乱,屁股就紧缩没了便意.
又怕被发现,所以就倒头跑啦.

在飞回家的一路上,脸不红了,心也不乱了,那屁股也就不在紧缩了,最后我本能的像只飞翔中的海鸥一样,随意的到处拉粪.

对不起咯,米嘉,丹米,家誉,ET等.....回程中拉到你们家门前了! PAISEH!

Thursday, July 17, 2008

无良老细傻仔工

9am to 6pm
=9 hrs,

-1 hrs for lunch,
=8hrs for working,

but format of OverTime
y have to /9hrs?

************
saturday work half day
suspose to be 9am to 1pm,
=4 hrs,
but my company set the rules untill 2pm,

9am to 2pm
=5 hrs,
+ can not taking lunch either.

************
late for work 15min, will -double up
15min x2 (-)
= 30min (-)

but OT 15min, only +1.5up
15min x1.5 (+)
= 22.5min (+)

************

Saturday, July 12, 2008

人生傻傻

命运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
工作就像轮奸,你不行了别人就上.
生活就像自慰,什么都得靠自己双手.
学习就像嫖娼,出完钱后又出力.
工资就像例假,一月不来你就傻眼.
谈判就像口交,费尽了口舌也就那点收获.

捐款就像发情,一想起来马上就要.
奖金就像阴毛,掉的要比长的多.
领导就像阴道,总是欺软怕硬.
开会就像乱伦,搞不清谁该搞谁.
兄弟像避孕套,桶多大的娄子都帮你兜着.
看贴不回的就像阳痿,明明看爽了,就是没动作!!

转帖,非原创.
不知到是谁写的,这也太经典了吧.

Thursday, July 10, 2008

动感FEEL

最近都忙着做图,没什么空去写东东了,
这一张我还是相当满意.
希望你们也会喜欢.
谢谢.

Monday, July 7, 2008

初级班制图流程 part 02



初级班制图流程 part 01



wallpaper part 01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